小雅不雅

文笔不好,本命江澄

南风知我意

这篇文是没有江厌离的,文笔不好



“毫无江家风骨”

“你怎么永远也比不上他”

“他们姑苏有双璧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不必保我,弃了吧!”

“对不起,我食言了”

“你姓江,我姓金,你没资格管我”

    云梦江澄,此生历尽苦难,为补其憾,即刻轮回

“呼…呼”床上的男子猛的惊起,“那真的是我的前世吗?”可这一世我只是蓝家三公子蓝汐,月光洒在男子身上,一张俊俏的脸显得温柔了不少,澄澈的双眸里满是迷惘,此人正是今世的江澄,不过现在他叫蓝汐字研宸


     --------------回忆---------------

八年前,江澄还在江家

“你为何就偏要去寻那魏无羡,今日是阿澄生辰你都不来,你究竟还有没有把我们母子放在眼里”

“三娘,你这是说的哪里话,阿羡是我故人之子,长泽他们离世了,我自然要帮他照顾好他们的儿子,阿羡现在流落在外,我多耽误一天他就要多受一天苦,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他想想呢?况且阿澄那里我不是已经向他说清原委了吗?你又为何非要纠着这个不放”

“呵,故人之子,我看不止吧,你是不是还念着那藏色散人”

“你…”

“阿…爹…阿娘,你…你们别吵了,没事的我不在意的”

虞夫人看向江澄又开口训道“还有你,资质功课样样算不得优秀,也怪不得你父亲要找那家仆之子,怕找回那魏无羡之后,这江家也得改姓魏了”

“三娘子,你这话又是何意,阿澄是江家少宗主,江家必然是他继成,我找阿羡只是想照顾他而已,你又…”

“阿娘,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这就去练功,孩儿告退”对着江枫眠和虞紫鸢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此后虞紫鸢对江澄更是严格,稍有差错便会狠狠训斥,而江枫眠一直在寻找魏无羡,对江澄从未过问

半年后,江澄一家外出游玩,返回途中江枫眠听说有一个极像魏婴的男孩在云城,便要前往云城,虞眠二人因此又一次发生争执,情急之下二人分道离去,竟忘了江澄,江澄去邻近村庄买个糖葫芦的时间,回来发现阿爹阿娘都已经不在了,丢下糖葫芦便去找他们,中途不慎摔滚下悬崖,还好三方有一条河江澄沿河漂到了下游,临近姑苏境内,被一老者救去,而江枫眠和虞紫鸢想起江澄返回之时,也已找不到他的踪迹了。

江枫眠和虞紫鸢找了江澄三天也未找到

“都是我的错,我若不与你争执便也不会离开,更不会把阿澄弄丢了”

“三娘子,别急,一定会找到阿澄的,阿澄那么懂事,又有灵力护体一定会没事昂”江枫眠如是说,心里亦是愧疚难当

“你要我怎么放心的下,他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再被人欺负了怎么办,都怪我都怪我”

“三娘子,是我的错,是我偏要与你争执才害的阿澄走丢,一定会找到他的,找不到他就永远不会停下”

“江枫眠,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和阿澄,等查到阿澄我们就和离,别再这么折磨对方了”

“不不,三娘子,我不讨厌你和阿澄,我…我是说我心悦你三娘子,我也很爱阿澄,我只是觉得他是江家少主必须要坚强,才对他态度冷漠,我真的很爱你和阿澄,不和离好吗,我们一起找阿澄,然后一家三口再也不吵架了好好生活好吗?”

虞紫鸢被这番言论惊住了,她以为这场联姻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从未想过江枫眠会心悦她,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好,我们一起找阿澄”

三年过去了,虞紫鸢二人并未找到江澄,但阴差阳错之下找到了魏无羡,并将其带回江家,立为江家大弟子,但将少宗主之位一直留给江澄。

虞紫鸢开始并不喜魏无羡,魏无羡刚到江家,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别人给他一点好他就会冲别人笑,慢慢地虞紫鸢也觉得魏无羡挺可爱的,更是看着他在外受过的流浪之苦便想起她那还在外流浪的阿澄,失子之痛和对江澄的愧疚让她将全部温柔和爱都补给了魏无羡。江枫眠虞紫鸢二人琴瑟和鸣为世家恩爱典范。他们也未曾停止寻找江澄,江澄也成了江家不可说的禁忌。



下一章还会继续说一下回忆,主要就是江澄的事了,然后这篇文发的晚了点,不好意思

宠澄涣是认真的(认错篇)

涣:晚吟,你可知错

澄:知错了

涣:即知错,晚吟绝不是知错不改的人,即然会改,那就不用罚了,晚吟走吧,我带你去吃莲花酥



涣:晚吟,你可知错

澄:不知

涣:晚吟绝不是不肯承认错误的人,即然不知有错,那肯定是没有错,既然无错为何要罚,晚吟走吧,我带你去吃莲花酥。



掌罚者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好端端的坐在屋里,突然就有一大把狗粮从天而降)

余生温柔

文笔不太好,如果撞梗了纯属巧合

*私设蓝涣与江澄已经互通心意在一起了

时间观音庙过去一年后

-----------------分界线---------------

“我告没告诉过你这个时期不许出门,啊?你都听了些什么,那些金氏长老们一个个都等着你犯错好让你下台呢,这个时期你就该乖乖呆在金家处理宗务,谁让你跟魏无羡他们去夜猎的,人家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说你不务正业抛下宗务就走了”江澄此时正黑着脸对眼前这个低着头站着的金凌骂道,金凌一言不发的低的头站在那双手紧紧地攥住衣服,一副极力隐忍的模样,江澄并未发现他的神情有何不同,还在那里训斥道“你就不能懂点事吗?一个江家就够我忙的了,还要给你收拾烂摊子,这次要是”“够了”江澄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道“你每天就知道骂我,看我宗务有没有完成修为有没有长进,你关心过我开不开心吗?每次见面都要训我,硬是要把我逼成你这样,就因为你我也没有朋友,所有人都躲我远远的,就怕我一个不高兴你就要拿鞭子抽人家,你自己不招人喜欢也要把我变得不招别人喜欢吗?我是出来夜猎了但我已经把宗务完成了,你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要骂我,我告诉你魏无羡比你强多了,如果一开始是魏无羡把我养大的我一定过得比现在好,你就是永远都没有他招人喜欢,我姓金你姓江,你我二人都为宗主,你凭什么管我呢?”


江澄愣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养大的孩子竟然对自己说这种话,许久他才开口道“金宗主,之前是我失言了,在下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说完行了一礼就御剑离开了。只剩金凌一个人站在那,其实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又拉不下脸去道歉,想着以前吵架舅舅也不会太生他气过两天也就没事了,这样想着金凌便去处理宗务,打算过两天再去道歉。


三天后“晚吟”听着声音便知道蓝曦臣又来了,江澄放下手中的宗务刚打开门,就看见一道白色身影冲自己飞来,果然是蓝曦臣“晚吟,今门口好不容易得了空,不如一同去夜猎如何?”江澄本来打算拒绝的,又想起前些天的事,想着出去散散心也好,便开口应下了。


二人御剑来了天静山,刚到山脚就听见熟悉声音,朝此望去,果然是魏无羡蓝忘机带着金凌,和那两个蓝家小辈来此。


“忘机,无羡你们也来此地夜猎?”蓝忘机行礼道“兄长”“对啊大哥,今日难得有空闲 便带了思追他们来这里夜猎”魏无羡答道还不忘瞄一眼江澄,“舅舅”金凌跑了过来想扑到江澄身上,却被江澄躲开了,“金宗主”江澄行了一礼转头对蓝忘机二人行礼“蓝二公子,魏公子”金凌和魏无羡都愣在原地同时开口道“舅舅/江澄你不必如此”江澄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说了句理应如此。


蓝曦臣见此情况便出来打圆场,“既然碰见了,不如我们一道去夜猎吧”魏无羡看了一眼江澄见他没有反应不免有些失望,但还是同意了。“如此,那便走吧,魏公子身体比较虚弱,应当注意些,别受伤了”江澄开口道“魏婴若有金丹,何至于此”蓝忘机冷冷道,“忘机/蓝湛”蓝曦臣和魏无羡同时道,但江澄只是耸了耸肩开口说“是我失言,还请蓝二公子和魏公子莫要放在心上”话语间没有一点嘲讽语气,只是没有感情的客套般道歉。


见此情况,别说魏无羡了,就连蓝景仪们也不免惊讶道“金凌,你舅舅这是怎么了,不骂人不嘲讽都不像他了”“闭嘴”金凌也没见过对他这般疏远的舅舅,觉得是他还在生气。江澄道完歉转身便要走,就听见魏无羡喊道“江澄你到底想怎样,你明明放不下干嘛装做一幅无所谓的模样给谁看”江澄转身看了看魏无羡说到“没有装,是真的不在乎、无所谓了”金凌听到这只觉得有一桶冷水浇下他想开口问问舅舅是不是他也无所谓了,但他不敢问,他怕江澄回答是,而这边,江澄还在说“你要我放下过去,如今你与我没有关系,我对你以礼待之有何不妥?”说完便拉着蓝曦臣走了,“魏婴”蓝忘机上前扶住愣在原地的魏无羡眼里都是担忧“蓝湛,江澄好像真的不要我了”是他让江澄放下过往,但江澄真的不在乎了他又觉得不该如此。“没事,他们都走远了,我们赶紧走吧”魏无羡整理好情绪对大家说。“晚吟,你没事吧,怪我今日非要来此了,如果不是我”“噗…哈哈哈”蓝曦臣还没说完就听见江澄笑了“你又没做错什么,反正以后也会见了,早说清又没什么不好,我没事真的,好啦好啦别想了走吧”。魏无羡他们一会便追了上来,一群人就这样相顾无言有时候魏无羡跟江澄说话,江澄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晚上,江澄坐在客栈房间里自顾自地喝着酒,回忆自己这半生,许久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应该是魏无羡他们来了吧,也许是有些醉了,江澄第一次想找人倾诉,便站起来推开房门,“蓝曦臣,我能和你说说话吗?”“乐意至极,忘机你们要不就先走吧”蓝曦臣便和江澄走进屋内。


“魏婴,走吧”蓝忘机看着失神的魏无羡面色不善地道“蓝湛,我想听听他们说什么”“我陪你”“好”“大小姐,你呢,走不走”蓝景仪问金凌,“你才大小姐呢,那是我舅舅,我当然是留下来了”“好了好了,别吵了,那我们就都在这里等吧”蓝思追出来打圆场道。


江澄一进门就抱住了蓝曦臣“晚吟,你怎么了?”“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好,那晚吟是想跟我说什么呀”“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魏无羡,从小他就比我优秀,阿爹对他毫不吝啬他的夸赞和笑容,阿娘也总因为我比不过他而训斥我,他不用被责任约束,可我做什么都比不上他,从小到大会为了阿爹一句夸赞而拼命修练,可阿爹总还是不会再多看我一眼,但那段时间我还是很开心因为魏无羡会一直陪着我,他就像太阳一样永远散发着光芒,我就那么的不显眼,屠玄武的时候我连夜奔波却没有人在乎,我那个时候真的很难过,在到后来江家覆灭,阿姐惨死,我的确怨过他,可我觉得他还是我的亲人,我想护住他,后来他死了我只找到了他的陈情就这样守了13年,他确实回来了可他不要我了,他以为我恨他,我等了他13年啊又怎么会恨他,后来我知道了金丹真相,知道了他为什么会走上鬼道,我怨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但我还是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无能,到后来真的就散了。”江澄抱着蓝曦臣讲着自己的经历。“晚吟”蓝曦臣心疼的轻轻抱着江澄的背,“其实他不知道,我当年失丹哪是因为什么回莲花坞偷尸体啊,那一次我看见温家人快要找到他了我便跑了出去,然后就失了丹,我好像明白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剖丹,当年我想护他,他却让我弃了他,我听了话弃了他,他要我恨他,我就又怨了他这么多年,后来他我放下过去,我也听了他的话放下了过去,可他现在问我…为什么不在乎了,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当时我也想护那些人其实,他当时我根本没有能力护住,江家和他我只能弃了他。祠堂那晚温宁那一句‘你永远比不上公子’说的我心里真的很疼,是啊永远比不上,阿娘那么说、温宁那么说、甚至连金凌都这么说,如果那是我的金丹,十三年我不一定会比他差,可因为是他的金丹,所以我的一切一切都只是因为有了一颗好金丹,我以为我做这些,他们会明白我的好意的,可他们好像都不明白而且都不要我了,你知道吗,重振江家真的很累,被打的那一掌也真的很痛,金凌反驳我的时候,我真的很绝望,我以为…他们懂的。”江澄说完就沉沉的睡着了,蓝曦臣把他放到床上,轻轻抚摸着江澄的脸对着他说“晚吟,你放心以后有我,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屋外的魏无羡和金凌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了,他们不知道江澄的心意,做了那么多伤他心的事情,连蓝忘机都在反思自己对江澄的所作所为,他怨恨江澄冷漠无情,魏婴的金丹给了他他却如此对魏婴,现在突然发现江澄的金丹本就因魏婴所失,而他打伤了江澄、恨了他这么多年,现在想想也觉得羞愧难当。


“你们…都听见了?”蓝曦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呀,舅舅一定对我们失望死了”金凌道“江澄他怎么这么傻啊,做了这么多还不肯告诉别人,他现在一定对我失望极了”开口的是魏无羡。“你们既然知道了,就别再让他伤心了”蓝曦臣劝道。“好了,都回去吧,晚吟都睡了,你们想跟他说什么都等到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江澄起床回忆着昨天的事情,自己好像抱着蓝曦臣说了一大堆话,埋怨自己怎么又在别人面前丢了脸,刚推开门,就看见所有人都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你们干嘛呢,大早上的站在这吓人”“江澄/舅舅”魏无羡和金凌两个人看见江澄就直接上去抱住了他,蓝忘机在一旁看着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制止,“放开放开,干嘛呢你们两个”“我们知道你都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昨天那些话你们…都听见了”二人点了点头,“江澄我以后再也不走了,你怎么赶我我都不会再走了”魏无羡哭着对江澄说“还有我舅舅,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蓝忘机实在忍不住了上前把魏无羡拽了下来,拉着魏无羡便走了,江澄看着还抱着自己的金凌,无奈的说道“行了行了,我不生气了快下来吧”金凌笑了笑松开了江澄,“愣着干嘛,还不去吃饭,一会回去我就检查你的宗务,要是发现有什么错误,我一定打断你的腿”金陵憨憨的笑了两声便就走了。


“蓝曦臣,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话,你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晚吟,这些都是我自愿的,而且晚吟愿意和我讲也是我的荣幸呢,是我要谢谢晚吟”“嗯?谢我什么?”蓝曦臣对着江澄温柔地笑了笑“涣的答案很长,我用余生讲给你听好不好?”“好”

----------差不多是一个分界线吧-----------

晚吟,我喜欢你,想照顾你一辈子,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用我的温柔替你愈合那些伤疤。

蓝涣,我也喜欢你,以后就要让你照顾我一辈子啦,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往后余生我所有温柔都会给你。


我蓝曦臣/江晚吟,倾慕江晚吟/蓝曦臣愿与之白头携手、共度余生。